当前位置: 来宾桂风网首页 > 来宾风情 > 正文

家乡的清明

时间:2017年03月23日 11:02

每年,当带着暖意的季风悄悄地拉开了春的序幕,淅淅沥沥的蒙蒙细雨接连下上几场,就预示着清明快要到了,每年的这个时节家乡平武的田埂、山坡和路边都会长出的那种叫不上名字的小白花,细细的枝蔓,花瓣很小,叶片模糊的绿透着淡淡的白,花蕊饱满微黄。虽然其貌不扬,但它是许多只有在清明期间才能吃到的美食的原材料。当地人称之为“清明花”。

清明花,披着一身白茸毛,像敷了一层粉,那绿,看着便是格外的粉嫩了。这茸毛还极有韧性,掐断了茎叶,也千丝万缕地连着,舍不得分开。老家平武人或许因为是大山的子孙,说话阳刚硬气,而唯独这“清明花”三字后面却要带一个“儿“化音,称为“清明花儿”……每年二三月份,家中女眷和姑娘们去采清明花,相约之时会互相呼叫一声“走啊!去采清明花儿啊……”声音柔和绵长,韵味十足,令人生出若干遐想……采清明花像采茶,捡花蕾的影子都还没有的嫩苗,食指与拇指轻轻一撮,一芽柔嫩的清明花就得了手。

将采摘的一篮子“清明花”嫩尖尖洗净后,剁得非常细碎,然后将它们与加了少许白糖的晾凉了的开水和进面粉和糯米粉里。再循环往复地把面团楺和,直到和熟为止,和好的面团颜色青绿青绿的,很漂亮,还散发着野菜的清香味,有人说这是“春天的味道”。这就完成了蒸清明花馍馍的第一道工序。如果吃素的,就可以直接上笼屉;如果加馅,馅料可用剁碎的腊肉丁、春笋丁、姜米粒和花生米粒加盐炒制。然后将面团拽成一个个比较大的剂子,再将剂子擀成如饺子皮一般的圆形饼,将馅料放在面饼上包成大饺子形状。上灶蒸的过程中,一阵阵的香味从厨房里扑鼻而来,仿佛要把好吃鬼肚子里的馋虫用力给拽出来似的!翠色莹莹的清明花馍馍,散发着面粉的麦香,清明花的清香,一直保留在我的记忆里……

另有一节关于清明花的趣事:去年二三月间我曾去成都近郊的洛带古镇一游。洛带是以客家文化传承闻名的古镇,我发现不少人家出售清明粑粑,称为“客家祭祖食品”:竞然和平武的清明花馍馍如出一辙,并有文字说明称:相传在南宋,元兵入侵潮汕地区,百姓流离失所,饥寒交迫之时,发现荒野之中有一种野草不但具有特殊的香味,还可以充饥裹腹,它便是清明花。并衍变为客家祭祖食品;并引用了南宋文学家陆游吟咏清明花的诗作:“更煎药苗挑野菜,山家不必远庖厨”。又提及鲁迅在翻译爱罗先珂童话剧《桃色的云》时,曾提到日本人的清明菜吃法同中国南方大同小异,除了祭祖还有避病、驱邪的说法。我认为说法有些牵强,但可见清明花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。

如今,清明花因“清明花馍馍”淡出而少为人知。我通过上网查资料得知:清明花,亦名清明菜、鼠曲草、鼠耳草、田艾等。全株有白色绵毛,为菊科植物鼠曲草的嫩苗。含脂类物质、挥发油、大量胡罗卜素及少量维生素B等。能扩张局部血管,可治非传染性溃疡及创伤。内服能降血压,治疗消化性溃疡,以及祛痰、镇咳、镇痛等作用。医书载,清明菜清热解毒、清肺平喘、清肝明目。

清明花,吃得人一派清明。家乡的清明花,可真是个好东西!


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桂风网微信、微博,获取更多新闻资讯。